ccClaireoh

我猜我最近大概是過太苦逼,兩位蒸煮心疼我了,到我夢裡發糖🍬🍬🍬

夢裡,兩位哥哥在春晚唱的不是〈在此刻〉,而是王菲的〈我願意〉。

胡先生單獨受訪時表示兩人排練起初並不順利,因為每到王先生負責的部分他總唱不好。言論一出群起譁然,沒想到電視鏡頭帶到兩人彩排錄影,只見某位胡先生笑得一臉甜蜜寵溺,盯著站在舞台上的某人。而某隻小獅子正對自己生氣😠因為他每唱到

「我無力抗拒特別是夜裡 想你到無法呼吸
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大聲的告訴你」

就無法做好表情管理!!!!!他總是忍不住讓自己裝得可憐巴巴的望著胡先生,撒嬌!!!!!接著胡先生就會立刻離開自己的站位跑去安慰小獅子:不哭不哭了啊,我們沒這麼悲情的❤

舞台導演:還彩不彩排了!彩不彩排了!
(摔本

胡:當然不了,我回家哄獅子呢(把人帶走了)

鏡頭切換回來,只見胡某人又笑得一臉甜蜜嘚瑟,採訪者:

我上輩子大概是拆散許多佳偶才會猝不及防被塞滿嘴狗糧!!!


配圖是之前在lofter上收的,因為我現在居住的城市沒日沒夜的下雨,所以選了這張。忘記從哪個妹子那裡收到,侵權麻煩告知,我會立刻撤下,拜託了🙏🙏🙏

g:我就跟你說了你之前的醋都是幻覺吧
k:⋯⋯好啦(憋笑)


啊,覺得今天晚上必須要大跑操場才能滅了我ㄧ肚子邪火

然後請容許我在這裡感謝歌凱圈的每位大神
雖然這個圈子人不多但糧食的美味程度都是米其林三星以上
謝謝你們,請讓我永遠追隨你們,追隨歌凱🙏🙏🙏

【歌凱】多年以後

*ooc!ooc!ooc!
*請勿嚴肅看待
*沒有專業知識
*起名廢,文題不符嫌疑
*關於未來的故事

一早醒來,我便做什麼都沉不住氣。今天有個採訪,受訪對象,是我心心念念盼著的人物。

王先生今年四十有三了,笑起來還像個少年。不笑的時候,眼睛明閃閃的,隨便看我一眼我都以為自己會懷孕。當然,這句話有失我職業操守了。最庸俗的講,他眼睛很美。

王先生先拍攝,而後我採訪。我溜去攝影棚看了一下,到底是在國外打滾過,舉手投足都是巨星氣場。卻沒有架子,只十分鐘,連旁邊的助理妹妹都敢跟著他招牌的魔性笑聲大笑。

十年前,兩部劇,一瞬間他如置身天頂,在國內氣勢如虹。卻沒有繼續深耕,而是轉而捲起舌頭,說起英文,跑到國外拍電影去了。沒有人知道為什麼,他在國內累積的人氣仍在,卻像失去主帥的大軍。起初,仍有為數不少的女孩追著他國外的消息,唸英文唸得彷彿以托福為目標。然而,就像海岸邊的浪花,海水每次總帶走了些什麼。漸漸地,王先生的消息在國內銷聲匿跡。

一年前,王先生的名字才終於又以中文形式出現,卻是外電翻譯新聞--他和胡先生,在荷蘭登記結婚了。

新聞僅隻言片語,信息量卻很大。一時間陰謀論四起,沒有人知道這兩人如何瞞天過海的,大概情節一透露,也能拍成一集50分鐘,總共70集的連續劇吧。胡先生在國內娛樂圈份量很重,如今工作雖多屬幕後,男神地位還是難以撼動。一群一群妹子相約要去青燈古佛旁臥著,輿論亂成一團,王先生的消息還是靜悄悄地,彷彿結婚的人是隔壁大嬸的三叔的小女兒的男朋友的媽媽的女婿。

我就發了會呆,王先生就結束拍攝了。這次他回來,主要是因為接演了華語圈電影。他說,能再用母語演戲,很懷念。

而我手心開始發汗。這次,他們允許我提問關於胡先生的問題。我何德何能啊老天!我簡直想衝出去大跑三百圈操場了好嗎!!!!!

王先生接受採訪時思路很清晰,笑起來溫良恭儉讓,我一直得不到他“哈哈哈哈呵呵呵”的笑聲,再想想他剛剛在攝影大哥那邊笑那麼開心,我不禁有點洩氣。

“那工作的部分就先到這裡,接下來是關於你和胡先生的問題,可以嗎?”

王先生眨了眨眼,“當然!當然!”

“好的,那麼,”我吞了吞口水,腦子一陣發熱:“胡先生私底下是怎麼樣的人呢?”

“私底下……”我發誓王先生的臉剛剛跑過“茫然”二字,天啊我太丟臉。“是說和我相處的時候嗎?”他依然笑容可掬。

“是、是、真的很不好意思。”我忙不住的點頭。

“他……”王先生舔了舔唇,眼睛隨著更深的笑容而變彎:“大概是……我借你們這裡發個聲,大概是『少一點套路,多一點真誠』。”說完自己笑了起來:“希望他真誠的吃飯,真誠的看電視,真誠的睡覺,哈哈。”

“好的。下一個是……您覺得您和胡先生有什麼相同和相異的地方嗎?”

“我跟老胡……大概是愈來愈像,也愈來愈不像。”他頓了一下繼續說:“原本,是為了談戀愛而愈來愈像的。有一首詩是說,喜歡就是,我們是兩棵很貼近的樹,但我希望別人以為我們是同一棵樹。每對伴侶,大概都經過這段時期。我現在大概只能告訴你我們相異的地方了,哈哈哈哈呵呵呵。”

招牌魔性笑出現了,我在心中給自己點了讚。

“例如他比較偏重細節,而我比較關注大局;他情緒起伏比較大,而我平常情緒不太有波動;他愛吃甜,我愛吃辣。”他想了想,望著我說:“我想到我們哪裡相似了。”

“我們都很愛吃醋。”

天,突然覺得三百圈操場不太夠,需要五百圈。

“好。下一題是,您如今已是有口皆碑的亞洲演員,在國際舞台名聲響亮。可是回到國內,頭銜卻變成胡歌的先生,您內心有什麼想法嗎?”

“這……”他摀著嘴,而後突然放聲大笑:“是嗎?原來你們是那麼看我嗎?”

我內心一寒,覺得說錯話了。

王先生笑得很起勁,眼淚都出來了,同樣都是“哈哈哈哈呵呵呵”,可是我這回背脊發涼,他如果突然丟鞋子到我臉上我也不意外。

“我覺得不錯啊!多少人想光明正大擁有這個頭銜。”王先生笑夠了,開始回答問題:“你不要怕,我沒有生氣。”我有表現這麼明顯嗎?“如果你五年前問我這個問題,我可能會扭頭就走。就算不走,我也會努力辯駁自己不需要這個頭銜。”

“可是現在,哎,有什麼關係呢?被稱作什麼,那都不可能影響我。”

“更何況,他後宮裡的男人無數,卻只有我是他的先生,不是嗎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從來沒有接受過採訪的相關訓練,問的問題都很沒水準。就只是個腦洞,輕鬆以對就好~